小铭

二次元生物
龙族 全职 盗笔 哑舍 橡皮章 手绘
本命源稚女 叶神 邪帝 老板
属性二缺 蠢 重度话痨

 

【糖香】贰(剑三李叶同人文)

*嗨这里小铭

*文笔略渣,各位看官多多海涵(๑•́ωก̀๑)

*cp_李承恩&叶英 可能会有其他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第一章_【金灿灿的,白花花的】

第二幕_

一时间,西子湖畔恢复了黎明的寂静。

直到头发上滴下一滴水,水珠砸到湖面发出“叮咚”一响,李承恩才反应过来他现在的狼狈样子。

那个金衣少年面不改色地朝他看了一眼,大概是发现李承恩没什么事,就又恢复了抱剑凝望状。

李承恩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少年看的是对面湖岸数株海棠,花瓣娇艳,偶尔有花瓣飘落下来,就落在了湖面上。

大清早的来看花,这人也真是奇了。

李承恩有些生疏的划着水游往岸边,忽然发现最好落脚的地方正是少年所在的亭子旁,那个没有护栏的廊子上。

不知道会不会打搅了那个人……李承恩远远站在廊子另一边,捋着在水里散开的长发,一边很有素质的为他人着想。

一阵风吹过来,紧紧黏在身上的透湿衣服散出一股子凉意,纵然李承恩有武功傍身不会轻易受冻,也不喜欢这种感觉。他跺跺脚就打算回藏剑山庄,忽然就顿住了——

少年的方向逸散出一丝细微而纯粹的剑意,紧接着就有破空之声传来!

李承恩眼明手快往后一躲,顺势从袖子里甩出短剑,抵挡理论上应该出现在身前的剑招。忽然间喉头一凉,一柄金色长剑不知怎么改变了方向,正横在他的脖子上。

李承恩表示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,惹到了这位金灿灿的大爷。没准真是自己刚才打搅到他了?看到金剑并没有往肉里伸,而是浮在了脖子前,李承恩晓得人家没想要命,一边感叹人家小小年纪武力值爆表,一边认真思考自己的问题。

金衣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栏杆上翻下来,像猫一样安静地朝李承恩走过来。

“……你是从藏剑山庄里翻墙出来的。”少年用着生疏的、带着吴地口音的河洛官话,肯定的说出本该是问句的话。

声音清清亮亮,蛮好听的……李承恩居然在这种时候跑了神。

忽然反应过来,李承恩“嗯”了一声。他明白了,这少年一定是个藏剑,看到生面孔打藏剑山庄翻墙出去,不起疑就太没责任心了。

但同时他没敢点头,因为那柄神奇悬浮的金剑紧紧贴着他的脖子。

然后他亲眼看到了更神奇的一幕:估计是看到李承恩神情自然,也不见那少年有什么动作,金剑忽然就像入水的墨迹,轻轻振动着,倏尔消弭于无形。

你确定你真的不是神仙?李承恩今天算是深切见识到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。

金衣少年沉默了一会,似乎在组织语言,然后开口:“你为什么会在藏剑山庄里?”

李承恩早猜到他会这么问,于是淡定的掏出剑贴,笑了笑,展开剑贴给少年看。

“如你所见。至于为什么翻墙,我迷路……”

“剑贴上没有写名字。你是从归安楼那个方向出来的,那里都是收到剑贴的人。剑贴谁拿到是他的本事,但是藏剑山庄不能让贵宾们有闪失。”少年面无表情,打断李承恩的话。

李承恩回想了一下少年说的,这才想起自己翻墙的举动更容易让人以为是小偷。而他正好是在住处归安楼附近迷路的,再把剑贴取出来,不让人想歪还真难。如果人在藏剑山庄丢了东西,剑贴就罢了,若是少了什么小物件那也是藏剑山庄的过失。

“这样行吧,我跟你一块找个藏剑弟子,我昨天刚到的,想来人家应该还记得我,叫他认认。”

少年冷着脸没说话,但是已经抬脚准备走了。这算默认了?李承恩连忙跟上。

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走了一段距离,好像两个人都不想说话。但事实上,李承恩是很想开口缓和气氛的,如果他不知道前面文文静静的那位武力值过高的话。

但是很神奇的是,今天早上倒霉出境界的李承恩被误当小偷,跟在金灿灿的藏剑后面,他居然一点火也生不起来,而且好像心还很静。

忽然,少年微微往回侧了一下头,“藏剑叶英。”

李承恩一愣,明白过来这是少年简短的自我介绍。只是,叶英……这名字怎么那么耳熟……

“藏剑山庄的少庄主叶英?失敬失敬,在下天策府李承恩。”

少年点点头,便没再说什么。李承恩也发现了,这位是个不爱说话的主儿,表情估计也不多。只是江湖上关于这位少庄主的传言他也听过不少,大部分都是什么木讷愚笨啊、没有习剑天赋啊、不求上进什么的。但显然,眼前这位少庄主不说别的,就这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术也够得上少庄主之位了。

也不知是那个人瞎传小道消息,传的一点也不准……李承恩默默想着,忽然发现已经到了藏剑山庄大门。一大清早就有两名藏剑弟子守在门口,看到叶英,他们的眼睛明显亮了一下,露出一种让李承恩无法形容的兴奋眼神。

两个藏剑带着兴奋的眼神行了一礼,一人急切上前:“少庄主诶呀你是什么时候出去的,剑招可练熟了?又乱跑…庄主不是说了……”随后当另一人把视线放到湿漉漉的某落汤鸡身上,他显然吓得不轻,“这位是……李承恩李将军?”

李承恩撩起一缕贴在额前的头发,露出满是黑线的脸。

另一个藏剑定了定神,开门放行。

叶英达到目的,向第一个藏剑表示自己出去有正事不要担心,然后转身朝李承恩,眼睛微垂,“是叶某唐突了。抱歉。”

李承恩忙笑:“叶少庄主哪里的话……”

金灿灿的家伙也不都是讨厌的,至少这个叶少庄主让人烦不起来。李承恩晃了晃脑袋,在两个藏剑幸灾乐祸——叫你勾引(?)我们的女弟子 遭报应了吧——以及一点点惊奇、以及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微的嫉妒的眼神里跨进大门,准备换身衣服。

顺便,他随口一问,“嗨,兄弟,你可知道苏记糖坊?”

估计两个藏剑看他狼狈的样子,都很认真地想了一下,然后表示“好耳熟但是忘了”。

“就在那个亭子往南不远的长街上。”

一个清清凉凉的声音悠悠传过来,居然是已经折回去继续观花的叶英。

“我知道了,多谢叶少庄主……”李承恩诧异叶英主动接话,但还是很高兴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地址——原以为要找很久。

叶英于是回过头,继续往亭子走,那两个藏剑则满眼忧心地看着叶英的背影。

“唉,少庄主最近这么想出去,大庄主叮嘱我们看紧他练剑,可我真是舍不得看他伤心(大雾)。”

“没事儿,大庄主那儿有我那个大师兄顶着!你说少庄主这么好个娃,真不该被管这么严……”

“嗯,师父他老人家这不是打算再私底下给少庄主开开小灶么。”

“你看大庄主这么高的要求,不光是少庄主,任谁想达到也难啊……”

blablablabla……

李承恩算是明白了,藏剑弟子有多护着这个叶少庄主。也许这两个藏剑还有一点照顾弟弟的情感搀和着……

清晨的阳光洒在藏剑山庄上,玲珑错落的楼阁熠熠生辉,渐渐地有金衣负剑的年轻弟子往来,谈笑间透出灿烂美好的生机……

循着记忆走回归安楼的路上,李承恩不知怎的,看到金衣弟子,就想起了那个少年金衣夺目的天人之姿。

也许他是个能让人心静的人,下次见面不知道还能不能说上话,李承恩漫无边际地想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*这一章生的好艰难……小铭在安徽老家过年,大雪封山,昨天一整天、前天下午都在停电,小铭真的是想写也没得写QAQ  昨晚来电,勤奋哒小铭大半夜赶出来了糖香贰【求夸脸.jpg】

*怎么还是这么啰嗦QAQ

*强推龙族楚路文《从头再来》 虽然这是剑三同人文但是从头再来太好吃了忍不住啊啊啊_(:з」∠)_

  34 9
评论(9)
热度(34)

© 小铭 | Powered by LOFTER